不知道为了什么,又把这个号捡起来

© 🎶
Powered by LOFTER

暖【凤八百】

八百比丘尼那个女人说,她想死。

我嗤笑一声。

您且说笑罢,哪个人不想像您那样长生不老。

她没答,坐在我面前垂着眼睫,估计是在看她面前杯中褐色茶水里沉着的绿茶叶。茶叶是神乐来玩时带来的,说是晴明让她带的,顺便捎来的还有两小坛酒。小姑娘当时皱眉对我说,不能喝酒。我捏了捏她的脸,权当感恩。

但老实说,相比于茶,我更喜欢酒。入喉辛辣,能让我忘却一切事物,专心于现在眼前酒液的甘甜,而不是被过去束缚,被死去的兄弟姐妹呼唤,不得脱身。

但她应该更喜欢茶一些。

她曾说,凤凰火,你该多品茶,茶虽然清苦,不像酒那样醇美,却能让你回味过去许多事情。

当时我摇摇头,自嘲般的笑了笑。我的过去可不是什么好事...

梦[和弦组]

是的吧是的吧。

你喜欢我。

白发女孩轻巧的像只百灵鸟,蓦地飞入我的梦境。她穿着身白色及膝连衣裙,赤裸着脚,眯着眼睛向我笑。

我因为她的话吃了一惊,并未回答。

可她却说。

那就对啦!谢谢你的喜欢!作为回礼,我带你去玩吧!

她拽住我的手,穿过了森林,越过了小溪,爬上了一座很高很高的山。

我从不知道我记忆中有这么美的景色。

晚霞布满天空,是橙汁一样的橙红色,太阳快要完全没过地平线。

我大喊一声。

喂——

翠色的山给我同样的回应。

很漂亮对吧。

她坐在山崖上,双脚悬空,布满伤痕,此时扭头看我,一副等待夸奖的表情。

我点点头。

送给你啦。

也不知她从哪里采来的薄荷,竟生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