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的世界普通的自己。
删完黑历史一身轻松。

蘇豫有點儿困。她想睡一下。

她昨晚打雞血一般熬到淩晨四點。開著某乙女遊戲,因為要听歌關掉了遊戲的背景音。最終在遊戲還沒結束時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。

結果該死的生物鐘不遲不早地六點敲響。蘇豫恨的咬牙。腦袋沉甸甸地懸在脖子上,眼睛見不得光亮。她揉著眼睛胡思亂想,祈禱那個渾身散發討人厭的煙味的數學老師早點停止針對她。

看类似于朗读者之类的节目,bgm实在是太过重要了

眼泪会被不自觉逼下来。

近期期中考刚刚结束,相对而言比较闲。于是计划一下下一篇……正经更新?

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啊……最近沉迷小宝石emmm……

“我终于还是成为了另一个你。”

落叶流年【曦孤】

—摄影师曦月刀x书店老板孤剑

—满满私设,就图一个字,爽。

—4030个字,有点长

—时间轴混乱,看不懂就先查阅末尾时间轴再看【

历时三百七十一天,孤剑终于等到了又一年的第一片泛黄落叶。

他蹲下身子,捡起那片悠悠飘落的银杏叶。

你这习惯到底是怎么养成的。站他身后着白色长风衣的男人困倦地打个哈欠。一年又一年,真够锲而不舍的。

你明明是懂的。孤剑没回头,他抬头看那银杏树冠,金黄银杏叶在风中摇摇欲坠,仿佛会随时飘落地面落个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好名声——他也不大能确定手里这片到底是不是今秋第一片落叶了。

是的是的,肯定是的——别看了。就算不是,你也看不出。曦月话里带...

近期同班男同学的六十满分四十分的考场作文蛮喜欢题材的,稍微码一下。

那条线蜿蜒在他们之间,静悄悄地淌过悠长岁月。但若是时间悄悄带走了一个,不必声张,只要再回到那片土地的时候还记得他就够了。

以后用这篇整理一下自己各圈吃的cp。

各圈都是杂食,列一列主食和会产粮的cp

梦间集

曦孤 紫金铃

凹凸世界

安雷安 瑞金 嘉瑞嘉

时之歌

赛格

我大概有冷cp和火锅底体质。

七夕快乐呀

【曦孤】发神经病。

—现pa,就想看说不过孤剑的曦月

—夜晚放飞自我产物。短。ooc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白发男人推开玻璃门,如预想一般扑面而来的凉风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孤剑正坐在单人沙发上看书,看见他进来抬了抬眼。

“欢迎。”

曦月取下挂在衣架上的风衣穿上——人家都是进门脱外套,他倒好,被这冷气逼得进门穿外套。

他不免抱怨。

“不是我说你,你这空调冷气开这么足,就不怕哪天……”

“哪天什么?”

孤剑这时候应了声,摆明了是要噎曦月一下。他也成功了,曦月剩下半句话卡在了嗓子里。说出来找打,咽下去憋屈。

“生病,害我担心是不是。”

然而嘴皮子一刮,让孤剑起鸡皮疙瘩的话跟关不上水阀的水龙头一样往外冒...

于是懦弱的自己含泪饮下流出的血液,亲手将心脏挤压为玻璃碎片,赤脚踩碎化为渣滓,留下血红的双足与化为粉末飘散而去的轻烟。

从此,再不存在心脏跳动。

自用世界观

瘟疫爆发

感染此类瘟疫的部分植物显现出剧毒性,而食用这些植物的动物非但未死亡,更拥有了毒性,而食用食草动物的食肉动物也难以幸免于难,被食肉动物咬了的人类也会更加具有攻击性,会攻击其他人,一旦见血,被攻击者也难逃噩运。

政府将直接清除被感染者。

时代压抑,人数锐减。

人类食用食品为种子种植植物体与压缩药丸,以及一部分未被感染动物的的肉

但任何食物都有被感染的风险

肉类最大,蔬菜类其次,最小为压缩药丸,将近等于零

安全区分布零散,周围有防护网

暂不开放使用授权。